傳媒報道

【新常態•光明論】為企業減負 政府如何自我“動刀”

文章來源:光明網 記者:伍月明

導語

“居然還有信用保證金、文明施工保證金、磋商保證金等等。我到基層調研最初聽到時還以為是段子呢!”國務院總理李克強6月15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時,用“啼笑皆非”形容工程建設領域中形形色色的各類保證金。

然而,這類製度性交易成本種類繁多、彈性較大,還暗藏著“灰色地帶”,成為了企業最大的困擾。正逢中國由製造大國向製造強國的轉型期,對於地方政府而言,又該如何將中央的改革紅利直達“最後一公裏”?

什麽是製度性成本?

“降成本難啊,拿著紅頭文件找不到廟門。”前不久,鄭州一家服飾公司的副總經理王先生無奈地表示,“上麵政策和下麵落實有時是‘兩張皮’。去省裏市裏開會,企業覺得很溫暖,開完會回來卻發現不少事情推不動,基層辦事效率比較低。”

王先生的事件並非是個例,盡管中央出台了一係列降低製度性成本的措施,在調查中仍有不少企業未曾感受到政策紅利。

那麽,什麽是製度性成本?為何中央出台這一政策?

圖片來自網絡

製度性交易成本又叫體製性成本,主要是指企業因遵循政府製定的各種製度、規章、政策而需要付出的成本。這是企業自身努力無法降低的成本,隻有依靠政府深化改革、調整製度、政策,才有可能為企業減負。

近年來,民間投資增速放緩,製造業投資增速放緩,已經到了實體經濟渡難關的最緊要關頭,也是企業謀轉型的關鍵時期。然而,不少的製造業企業卻麵臨著較貴的材料成本、較高稅費以及日趨提高的人力成本等多重壓力,耗費時間精力的製度性成本無疑讓他們感到雪上加霜。

因此,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五大任務。“降成本”位列其中,降低製度性交易成本作為降成本組合拳中的第一招,這既是推動經濟行穩致遠的迫切需要,更是幫助企業擺脫當前困境、保持競爭優勢的需要,乃振興實體經濟的關鍵之舉。

試點城市如何行動?

作為經濟細胞的企業能否獲得“降成本”的改革紅利,關鍵還在於“降成本”措施能否衝破“最後一公裏”的束縛。究竟“上麵”發放的“改革紅利”,“下麵”企業能收到多少?

作為全國唯一的國家製造業轉型升級綜合試點城市佛山,今年前四個月在全國製造業投資增速普遍放緩情況下,製造業投資卻逆勢增長16個百分點。為此,記者走訪了佛山的多家企業,調研他們是否遭遇同樣的困惑。


廣東ag赌场科技有限公司的副總經理廖衛平為記者介紹禪十條

“近年來,政府為企業減免資金的力度很大,盡管均攤企業身上成了毛毛雨。但我們看到了政府的誠意。”廣東ag赌场科技有限公司的副總經理廖衛平,“對於他們這種科技型的企業來講,扶持力度最大的是佛山市禪城區出台的“禪十條”,為企業解決了發展中的最大痛點——融資難。”

天安最新購進全球頂尖設備正在進行調試

“政府對我們幫助最大的是引導我們進入了資本市場。”廣東天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啟超表示。談到對政府的期望,他希望政府能夠做到嚴監管、寬稅率、重處罰,有法必依,才會在社會中培育出公平的土壤。

廣東天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工廠內部

“不然跑100米我背著20斤的沙包,別人不僅不背,而且還不用遵守規則。我怎麽跑得過別人。”吳啟超顯得有些無奈。

可以看出,政府的一係列政策讓企業看到了降低製度性成本的希望,減輕了企業負擔,同時企業家也對政府提出希冀,希望能盡快清理製約企業前行的體製機製障礙,為企業培育良好的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,共同助推我國製造業的轉型升級。

政府如何自我“動刀” ?

事實上,降低製度性交易成本,在很大程度上是地方政府對自己“動刀”的過程。在這一過程中,地方政府需要忍受怎樣的痛點,如何能夠真正將政策落實下來?

舉例來說,融資貸款難是目前企業發展麵臨的一大痛點,科技型的企業難以從銀行獲得貸款的原因是因為輕資產、缺乏抵押物。

廖衛平所在的公司就遇到了這樣一個痛點,他為記者算了一筆賬,“隨著企業進行轉型升級,我們的銷售方案由為客戶提供50萬元一台的製作陶瓷的單台套裝備轉變為提供價值300-500萬元的整條流水線的解決方案。當公司接到5000萬元的訂單時,便很難進行資金協調。” 對於這樣的情況,禪城區經濟和科技促進局副局長陳嫻告訴記者,區內建立了科技型企業信用信息數據庫,通過對科技型企業進行信用評級,來幫助他們進行融資。

類似這樣的幫扶政策僅僅是為企業減負減壓的一個縮影。陳嫻為記者介紹,為了突破政策落實問題,佛山禪城區推出了涉及企業創新、發展、人才等層麵的“禪十條”,打出了一整套降成本促轉型“組合拳”,從助融資、促創新、強產業、扶成長四大類十個方麵對企業做出扶持,覆蓋了個體戶、小微企業、規上企業、龍頭企業從初創、成長、穩定、持續發展的四個不同階段。同時,禪城區政府部門也對部分政策的申請流程進行了優化,結合當前正在實施的法人“一門式”以及即將推出的政企大數據服務平台。


“我們政府現在是為企業幹活,而且是要送服務上門。”禪城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副局長簡裏高告訴記者,為了留住人才,禪城區實施“通濟才智”這一政策,一方麵對優秀人才、團隊進行扶持,同時也解決優秀人才的親屬、子女入戶的問題。

除了為企業提供更好的經營環境外,政府也不忘為企業“輸血”。佛山市禪城區財政局副局長倫雄良向光明網記者坦言,各項結構性減稅、普遍性降費政策直接導致了財政收入的減少,盡管如此,財政對企業的扶持力度不減反增,2016年財政安排的產業扶持資金在2015年的基礎上增加3.6億元,總額達8.6億元,區財政通過優化財政支出結構,有效發揮財政資金的杠杆撬動作用,推動“禪十條”以及“企業回家”、“百企爭先”、“萬企壯大”、“個轉企”四大行動計劃的實施,盡量減輕企業負擔,激發企業活力,促進企業可持續發展。


“有了梧桐樹,不怕沒有鳳凰來。”禪城區法製辦主任王學堂告訴記者,法製辦每年出台二十餘部法規不等,不斷優化文件與企業訴求的匹配度,進而確保政府出台的規則公平、機會公平、權利公平,達到企業和政府的雙贏。他表示,公眾對政府的投訴方式也是非常公開的,確保老百姓有便捷的方式監督政府,主要打造老百姓的知情權、決策權、建議權、監督權,讓老百姓享受法治帶來的成果。

在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大背景下,“降成本”是一項係統性工程,應全麵發力。製度性交易成本下降的本質則是為了企業減負,幫助企業在轉型升級的道路上輕裝上陣,同時,這也是深化政府職能、轉變為服務型政府的契機。“降成本”的效果好壞,是中國經濟獲得更好未來的關鍵所在,而這不僅僅是製造業、供給側之問,也是政府深化行政職能之問。





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關閉
二維碼